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当前位置:孕妇网 > 备孕 > 如何怀孕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两个男人㖭我作文

时间:2020-08-26 作者:admin 来源:孕妇网
标签:
陈小顺急头白脸的朝守墓人的房子那跑去,果不其然有一个用纸板和石头简单搭建的厕所。“不行了不行了。”陈小顺一边嘟囔着,一边解开裤子,捧着宝贝就一头钻了进...

 

陈小顺急头白脸的朝守墓人的房子那跑去,果不其然有一个用纸板和石头简单搭建的厕所。


“不行了不行了。”


陈小顺一边嘟囔着,一边解开裤子,捧着宝贝就一头钻了进去。


“什么玩意?!”


突然,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声响彻了整片林地。


就在这个简易的厕所里,刚好有一个和陈小顺一样尿急的女人,边放水顺带着安慰自己。


正在势头上的时候,女人满脑子几乎放空,突然一个东西就砸到了自己的脸上。


女人喊完之后,才发现砸在自己脸上的是男人的“本钱”!


我的妈呀,这玩意有这么大的吗?!


女人脑子里率先出现了这么个想法。


就算自己家男人吃了药,也不及眼前这东西一半啊!


显然,眼前这个小伙子是想放水,这要是没忍住还不喷自己一脸?!


女人急中生智抬起手就紧紧攥住了那东西。


“陈小顺?!”


女人这才缓过神来,看清了眼前的不速之客,惊讶的喊出声来。


陈小顺正懵着呢,听到女人再次尖叫才缓过神来,这不是村书记的小儿子刘小强的老婆,赵小芳吗!


陈小顺头一次被女人攥住大宝贝,一股热流直接顶上了脑门,瞬间满脸通红,支支吾吾的说道:“芳姐,你怎么跑这来了?”


赵小芳气的不行,满脸羞红的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这里是厕所,我尿急能不过来吗!你怎么没问有没有人就冲进来啊?”


虽然非常尴尬,但是赵小芳现在根本不敢拿开手,她知道,只要自己一松手,陈小顺绝对会直接尿出来,赵小芳可不想弄上一脸尿。


但是赵小芳一用力攥,陈小顺的重心就不是撒尿了,瞬间浑身火热的不行,还被尿憋的难受的要死。


陈小顺大声喊道:“芳姐你赶紧躲开啊,我要憋死了!”


赵小芳头摇的像个拨浪鼓,道:“我一松手你绝对会尿我脸上的,你赶紧出去啊!”


陈小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呼之欲出的感觉让陈小顺感觉整个膀胱都要炸了,喊道:“你不松手,我怎么走?”


这时赵小芳才回过神来,手一松,陈小顺连忙跑出去,开始畅快淋漓:“我的妈,真舒服……”


此时,还在厕所里的赵小芳惊魂未定,正看着刚刚自己攥着那东西的小手。


刚刚那个大宝贝在自己手里感觉至今还没消除,这让刚刚还在自我安慰的赵小芳还有点意犹未尽。


自己要是能尝尝这个大宝贝味道……那会有多舒服。


陈小顺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老子真是日了狗了!


这叫什么事啊,看来今天是真不宜出门!


想到这里,陈小顺放完水,提上裤子就要赶紧往家里开溜。


就在这时,陈小顺的身后传来了赵小芳的声音:“陈小顺!”


陈小顺顿时怂了,毕竟这事自己不占理,转头朝着身后的赵小芳看去。


看到赵小芳的一刻,陈小顺顿时怔住了,两腿之间的裤子慢慢支撑了起来。


赵小芳也就二十出头,长的十分精致,是村里有名的美人,让陈小顺抑制不住冲动的是,赵小芳的上身太饱满了!


第2章


赵小芳一直是村里时髦的代表,这么热的天她只穿了一个薄薄的上衣,那撩人的柔软呼之欲出。


这个女人身材是真的好啊,虽然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是没生过一个娃,看上去还像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这一下直接让陈小顺想起了刚进去看到的的臀部,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裤子里的洪荒之力。


赵小芳哪里知道陈小顺是怎么想的,快步来到陈小顺的面前,黛眉紧皱的道:“发生完这种事,你就想一声不吭就走了?”


陈小顺缩了缩脖子,尴尬的挠了挠头道:“芳姐,实在不好意思,我要是知道你在里面,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闯进去啊。”


“一句不好意思就行了?”


赵小芳撇了撇嘴,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原本陈小顺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但看到眼前这个女人这副样子,顿时火气上来了:“那你还想怎样?我被你摸了半天都还没说什么呢!”


原本不依不饶的赵小芳听到这话顿时被呛到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脸憋得通红。


赵小芳实在是忘不掉刚才的感觉。


看到赵小芳吃瘪了,陈小顺暗暗松了口气,道:“芳姐,这事纯属是一个误会,要不咱们就翻篇,就当没发生过?”


陈小顺决定还是要秉持男子汉大丈不欺负女人的优良传统。


赵小芳调整了一下情绪,抬头刚好瞥到陈小顺手里的锄头,张口问道:“你这是要干啥去。”


听到这话,陈小顺脸慢慢拉了下来,语气沉重了很多:“今天是我娘头七,我去她那看一下。”


听到这话,赵小芳的心情也是跟着沉重了起来,这么一个大小伙子如今一下子就变成一个人了,事发突然,谁听说了都会有些不忍。


“你娘的坟也不在这里啊,你怎么跑到这片林地了?”


赵小芳想转移一下沉重的话题。


“我是想来看看……”


话还没说完,陈小顺眼前一亮,眼前这个人可是村书记家的人啊,消息肯定灵通,转口问道:“芳姐,我听说这片林地想找个人接手。”


赵小芳虽然年轻,但是嫁到了村书记家对这种事特别敏感,水灵灵的眼睛眨了眨道:“你是想接手吧?”


陈小顺摇了摇头,道:“不是,是我的小学同学,他想要揽下这块地。”


“这片林地又没什么价值啊,承包这里有什么用,还不得赔死。”


“他需要的是这块地,好用来干其他的事情……不过芳姐,听你说的意思,这块林地确实定要包出去了?”


陈小顺眼前一亮,道。


赵小芳老感觉自己是被下套了,不满的道:“这个你就别想了,我们家已经把这片地全包了。”


陈小顺听到赵小芳这么说,赶紧转移话题,转口道:“话又说回来,芳姐你怎么来这片林地来了。”


听到这话,赵小芳又想起刚刚在厕所的事情,脸唰的一下就红了:“你这不废话么,这附近就是农田,我只是来看看地里的菜需不需要浇水,这不尿急才过来上个厕所么?”


陈小顺一边左右看着一边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来搞浪漫的呢。”


赵小芳听着直接来气了:“又没人我搞什么浪漫?我跟你搞浪漫啊!”


说话间,赵小芳还是不经意间一直在瞥着陈小顺的裤子,那里面的东西要是能被自己吃了,确实挺浪漫的。


陈小顺没再回话,而是抬头看了看天,此刻天已经有些阴下来了,显然马上就要下雨了,提了提锄头放到肩上扭头就要走。


就在这时候,天空瞬间被一道闪电划成两半,一声巨大的闷响从半空炸开。


“我去,说来就来啊!”


陈小顺嘴里嘟囔道,突然感觉到怀里一阵温暖。


第3章


原来是赵小芳!


赵小芳仿佛受了什么打击一样,死死的抱着陈小顺,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别走,这雷声太吓人了,我从小就怕雷……”


陈小顺真是无语了,道:“怕个锤子,这有啥好怕的,又劈不到你。”


话虽这么说,但是陈小顺还挺享受这一刻的,怀里女人的香味直接冲上鼻尖,那对雪白正伏在自己胸口上。


瞬间,裤子又撑起来了。


没过一会,豆大的雨滴砸到了陈小顺的脸上,陈小顺这才清醒过来:“这雨着实不小啊,芳姐我们先去小草屋里避一避吧。”


这个小草屋是之前看守林地的守林人住的,但他前两年已经死了,村里又没有人想干这个,这个房子就空了下来。


虽然破是破了点,但是里面应有尽有,厨房客厅卧室十分分明,虽然没有柜子电视什么的,但是却有一张床。


床上东西十分干净整洁,没有灰尘,这个原因陈小顺再清楚不过了,村里的小男女都会偷偷溜过来办事,这位置偏远的叫再大声也没人听到,可以说是办那事的圣地了。


这间房子虽然是小草屋,但是当时住在这的守林人可是个爱干净的讲究人,为了防止下雨被淋塌,早就在里面用砖瓦填上了,避雨肯定是没啥问题。


陈小顺左右看了看,整个屋子里能坐的地方也只有那张床了,地上都是灰尘,陈小顺直接拽着赵小芳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雨势凶猛,两个人都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到现在赵小芳都在喘着粗气,胸前的骄傲不断的起伏着,加上原本就薄纱一样的上衣被淋湿了紧紧贴在那对雪白上。


这让陈小顺差点没把持住。


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又一道霹雳从半空炸开,这下可把赵小芳吓傻了,直接窜到了陈小顺的身上,两只胳膊紧紧的勾住陈小顺,差点没让陈小顺憋死。


更要命的是,这个女人坐的地方,正好压在自己的宝贝上!


第4章


两条薄薄的裤子哪里管用,陈小顺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两腿之间的柔软了!


此时陈小顺都快炸了,这种情况下自己想保持冷静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芳姐你……冷静一下。”


陈小顺晃了晃头,想把怀里的女人推开,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男人的骂娘声:


“特娘的,小贱人,老子说在车里弄就行,你非得跑到这里,这一下雨我身上全湿了!”


紧接着,一个娇媚的女声道:“人家就喜欢玩点野的,你要是不喜欢就回去啊。”


这两个声音由远到近,显然两人是朝着这间屋子里来了。


这时赵小芳好像回过神来了,听到那个骂娘的男人声音有些耳熟,赶紧从陈小顺的怀里钻出来朝外看去。


紧接着,赵小芳好像再次听到打雷声一样,脸上全无血色,趴在陈小顺的耳边道:“是我公公和他的姘头!咱俩要是被发现了,就完了!赶紧找地方藏一下!”


“村书记?”


陈小顺听到赵小芳的话也愣住了,要是被村书记看到自己和赵小芳这时候独处一室,那科就真完蛋了!


而且村书记的小姘头陈小顺再清楚不过了,她是自己女朋友徐婷婷的远房表嫂王梅!


自己本来就因为掏不起钱给徐婷婷买礼物,她就对自己很不爽了,要是被她王梅看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但这个房间什么东西都没有,哪里能藏起来?!


第5章


就在这紧急情况下,陈小顺一把掀开垂到地上的床单。


这下面居然是空的!真是天助我也!


铺在床上的床单很大,正好锤在地上,床下被遮的严严实实的,下面又没有东西,虽然有点挤,但藏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陈小顺赶紧拽着赵小芳一头扎进床底下,然后小声道:“过会打雷你千万别出声,实在不行就咬我!”


赵小芳赶紧点了点头,然后紧紧抱住陈小顺,生怕露出一点马脚。


很快,脚步声便来到了屋子里,两人好像对这个小屋相当熟悉似的,两人打情骂俏的便来到了卧室里。


村书记得有五十多岁了,典型的地中海发型,挺着大肚子带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更像是个刚步入四十的中年人一样。


王梅刚三十出头,正是虎狼之年,穿的非常火辣,凹凸有致,化着浓艳的妆,看上去倒更像是城里红灯区的女人。


王梅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陈小顺只听到她不断的喘着粗气,显然村书记已经上手了。


“对了,你给我说的事我已经办妥了,婷婷同意嫁给你家那个光棍老大了,我给你说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你谈下来的。”


王梅喘着粗气对村书记说道。


“什么?不过这个徐婷婷不是陈小顺的姘头吗?”


村书记有些兴奋的说道。


“啊……你轻点,疼死我了!”


王梅娇嗔了一句,随后道:“这你就放心吧,那个穷小子我们家婷婷根本看不上。”


陈小顺听到这话满脑子直接炸锅了,难怪最近徐婷婷对自己爱搭不理了,原来是攀上村书记家的大儿子了,居然还是她表嫂给搞的!


陈小顺当时气血上脑,就想撸起袖子出来把这对狗男女揍一顿,但却被一旁的赵小芳阻止了。


赵小芳拼命的摇头示意,用口型说了一个字:“忍。”


陈小顺强压满腔的怒火。


老子倒要看看,这对狗男女还会说出什么事。


“不错不错,你的事办成了,那我也给你带个喜讯。”


村书记猥琐的道:“陈小顺那个穷小子他娘不是给他留下一个门头房嘛,明天我就去把这个门头给搞回来送给你。”


“真的?!”


王梅显然有些兴奋,浪叫了一声后道:“那可太好了,我做梦都想开家店,这下可好了。”


说完,两个人便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准备酣战一番。


这俩人可正想做好事呢,可把床底下的陈小顺给气的不轻。


“干他姥姥的!”


陈小顺心中暗暗的臭骂了一句。


没想到这对狗男女居然在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这他妈还要不要人活了?


陈小顺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刚想出去弄死这两个王八蛋,但怀里的赵小芳抱得更紧了。


赵小芳身上的香气直冲陈小顺的鼻尖,这才让陈小顺慢慢冷静了下来,只不过下面却愈发的冲动了。


倒不光是因为怀里有个美人紧贴着自己,这一整天了陈小顺几乎都快习惯了,而是床上已经开始有些晃动了。


床单之间的缝隙刚好让陈小顺看清楚一双小巧的脚,紧接着小脚便抬了上去。


“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还急头白脸的呢,没见过女人咋的,能不能轻一点?”


王梅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村书记淫笑一声:“小贱货,我今天就弄得你床都下不去!”


第6章


村书记舔了舔嘴唇,一只手狠狠捏着王梅的两团雪白,另一只手则直接勇闯深山老林了:“你是多久没被耕田了?怎么反应这么大?”


王梅娇哼一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个天天在外面打工,都好几个月没回来了,你又一直没空看我,我不憋着能咋办嘛。”


说罢,王梅居然伸手把两只腿掰开,这一下直接让村书记直接脸红脖子粗的,有些恶狠狠的喘着粗气说道:“我告诉你啊,这田呢要是太久没耕种那就废了,今天我就好好给你翻翻地!”


“慢慢来,老娘太久没经人事了,你要是给我弄疼了怎么办?”


村书记听到这话哼哼道:“小贱货,都这样了你告诉我慢慢来?”


“滚蛋,老娘问你,你这回完事了,回家老婆让你交税你怎么办?”


王梅话都说不全了,但还是问了这么一嘴。


“交税?交个屁!”


村书记听到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王梅冷笑道:“怎么了一下子这么大火?我可是听说你老婆刘苗苗当年可是村花级别的存在,要不是你费尽心思在王丰收那里抢过来,恐怕现在她才是陈小顺的娘了吧?”


王丰收是陈小顺的亲爹,听到这话陈小顺直接愣住了。


“别提这个,一提老子就来气,刚结婚那天晚上老子等了一天,直接弄了,结果啥都没发生,他奶奶的,让王丰收开了个先河!老子早就不搭理那个破鞋了,要不是因为四个孩子,老子早把她扔远了,生完老三之后老子就直接把她赶到另一个屋了!”


听到这里陈小顺差点没忍住叫出声。


自己爹居然和刘苗苗当年好过?难怪从很久以前刘苗苗就对自己好的不行,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啊!


抱着陈小顺的赵小芳也是懵逼了,这个消息简直太劲爆了,自己的婆婆的第一次居然是陈小顺的爹拿的?


这下两个人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更骇人的消息传了出来。


王梅说道:“哟,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王丰收进去是不是和你有关?”


这下原本满脸淫笑的村书记顿时拉下了脸,骂道:“放屁,我哪敢干这种事,纯粹是王丰收自己作死,证据确凿我能做什么手脚?你又是从哪听说的?!”


王梅刚刚还在享受,现在被村书记吓的花容失色,连忙道:“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以后绝对不提了。”


这话可让床底下的陈小顺听了个真切,他暗暗攥紧了拳头,虽然村书记矢口否认,但是显然自己爹进局子和他脱不了干系!


无风不起浪,好久之前陈小顺可就听别人提起过这件事!


就在这时候,床上那惊天动地的大战一触即发,村书记直起了腰,显然是要长驱直入了。


王梅被撩拨的都快不行了,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个老鬼刚刚那么急,现在怎么又磨洋工了?老娘都快憋死了!”


这一会村书记的手就基本没停下来,本来就憋了几个月的王梅哪里忍得住。


村书记收起阴沉的脸,哈哈笑道:“小婊子终于忍不住了吧?行,满足你!”


只听噗通一声,床开始有节奏的激烈晃动了起来。


 

这床上面是春色满园,两个人快活无边,但是床底下的两个人可是苦哈哈的不行。


这床本来就不结实,这么胖的村书记在上面跟个虫子似的蠕动搞不好有塌下来的风险。


更主要的是这碰撞的声音更是让床下的一男一女简直快炸了。


还是个童子鸡的陈小顺可着实有点忍不住了,从小到大他就有YY过这种事情,现在这种事发生在自己旁边,这让陈小顺根本把持不住。


此时陈小顺真想探出个脑袋,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进行鱼水之欢的。


在陈小顺怀里的赵小芳也是更加的难受,之前的厕所风波就让赵小芳没能发泄出来,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赵小芳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很快,上面的两个人愈发的激烈,陈小顺跟赵小芳紧紧抱在一起,心思也开始浮动了,特别的想要。


但是这是不现实的,两人还根本不敢大喘气,这让陈小顺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陈小顺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但是一旁的赵小芳被这种意乱情迷的气氛搞得有点迷失了。


赵小芳满脑子都是两个人翻江倒海的样子,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


赵小芳眼前,陈小顺和自己像床上那两个人一样翻腾。


就在这种幻觉下,赵小芳的手不自觉的朝着陈小顺的那物摸索过去,紧紧的攥住。


“我去……”


陈小顺正在拼命压制自己,哪曾想旁边的赵小芳动起手来了,这不是逼自己破戒么?!


陈小顺努力将手搭在赵小芳的肩膀上晃了晃,想让她清醒一下,但现在的陈小顺哪还有力气使劲,根本唤不醒已经神志不清的赵小芳。


陈小顺无奈,只能把嘴放到赵小芳的耳边,细声道:“芳姐,快住手,被发现就不好了!”


哪曾想自己这么一弄仿佛打开了赵小芳身体的开关一样,她居然开始有些翻白眼了!


“完蛋……”


陈小顺知道自己这下知道彻底阻止不了赵小芳了。


“快……我实在受不了了,小野你快救救我,不然我就要死了……”


赵小芳实在是忍不住了,紧紧地抱住陈小顺,不断的在陈小顺的耳边吹气,仿佛要一口吞了陈小顺一样。


陈小顺真是快疯了,那上身的柔软在自己胸口处摩擦!


为了防止发出什么声响让床上面的狗男女听到,陈小顺强忍住心中的渴望,岿然不动。


“你……你快点啊小野,姐姐已经快死了,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此时的赵小芳差点没急死,不断的朝下窜,陈小顺两眼一瞪,仿佛浑身触电一样!


陈小顺捂住赵小芳的嘴,示意她不要再出声了,如果声音再大点,上面两个人绝对能听得到!


但陈小顺的另一只手还是不自觉的慢慢朝着赵小芳的裙子里钻去。


 

就在这时,一直在震颤的木床突然发出嘎吱的一声怪响,好像那床就要被上面的战斗压塌了相仿。赵小芳吓的惊叫一声,但这样的惊叫完全会被上面王梅的浪叫淹没掉。陈小顺也吓得把手从赵小芳的下面缩回来。


这床坍塌了怎么办这张破床能承受上面的激烈战斗吗尤其是村支书孟武的180斤的大肉坨子,在女人身上的每一次噼啪都是力量十足的,这张床真的随时岌岌可危。


陈小顺突然想出去了,他急忙趴到赵小芳的耳边,小声说道:“说不定床会坍塌的,我要出去终止他们,我一个人出去,你不要动,只要他们没发现你,我们就都没事的,你千万不要动啊!”


但赵小芳却似乎是不想让他出去,手臂紧紧地缠住他的身躯,眼神里是灼热的渴望。


陈小顺还是残忍地把她的手臂分开了,一窜身就从床下钻出来。


床上正翻云覆雨进入癫狂状态的两个人当然没发觉床下的动静。陈小顺整理一下衣着,从地上站起来,先是用手机咔咔咔的拍了一阵照片,又录了一段视频,然后大叫道:“呸,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跑这里来打炮来了,我要把你们的丑事告诉村里人,告诉你们的家里人!”


床上两个正颠鸾倒凤的人,被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吓住了,王梅惊叫一声就把身上的村支书推下去了。村支书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陈小顺和他手里的手机,顿时,他的那根家伙也吓萎了,垂在胯间了。


村支书孟武见来者是陈小顺,开始镇定自己,问道:“陈小顺,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就哼了一声说:“什么叫冒出来的我是从正门走进来的,我是来这里避雨的,却倒霉遇见你们干这种事儿!”


村支书从惊恐到恼羞,从恼羞又变成恼火,他板着脸说道:“小子,你还想管闲事吗我们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她又不是你家的女人,你管得着吗”


陈小顺见孟武竟然动硬的了,心里暗暗发狠,赶紧捡起村支书和王梅脱在地上的衣服,说道:“村支书,你真的敢不在意你有老婆,王梅有男人,你们这样约炮不仅是道德败坏,还是违法的行为,你还是村干部,我要是捅到上面去,你真的吃得消还有啊,如果王大山知道你把他的老婆给草了,还不找你拼命”


孟武眼角的肌肉抽动了两下,但马上挤出一丝笑意来,说:“小顺啊,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说!”


村支书比猴都精,当然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传出去,他确实是吃不消的。就算王梅的男人不找他拼命,他的影响也是要命的,一旦上面的领导都知道了,这官就得丢了,他不想毁了自己苦心经营这些年的地位。


孟武眼珠滴流地转了两圈,他眼神瞄着陈小顺身下支起的大号帐篷,诡诈地一笑,说道:“小顺啊,只要你把衣服还给我们,只要你不声张,你提啥条件,只要我能做到,都可以满足你!”


“呵呵,你真的能答应也包括你床上的女人”陈小顺满眼的戏谑,扫视着床上一丝不挂的王梅。

 

“哦就这事啊”村支书愣了一下,但马上眯起眼睛,说道,“你还没沾过女人吧你想尝尝滋味啊,当然可以了……”村支书对着王梅使一个眼色。


王梅当然明白孟武的意思,而且她早就瞄到陈小顺的那个大帐篷了,那里面猫着的肯定是顶天立地的东西,真的大得吓人,肯定能把她顶到天上去。陈小顺的宝贝奇大是出名的,她早就无限向往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还有一点啊,她拆散了陈小顺和许雅丽的婚事,她心里有鬼,就更想安抚一下陈小顺,于是她光着身子挪到床边,眼波荡漾地看着陈小顺,说:“小帅哥,你想要我啊,行啊,你想咋整就咋整……”


陈小顺诡异地笑了笑,说:“你的帐我会以后找你算……”


“小顺,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村支书感觉到陈小顺态度的缓和,赶紧趁热打铁。


“我有两个条件,第一,我要承包村里的这个果园……”陈小顺审视地看着他。


村支书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问道:“你想包果园作甚那些果树已经到年头了,不结果了!”


“我想干啥是我的事情,你就说能不能包给我吧”


村支书托着下巴沉思着,本来果园是要包给他的大儿子孟凡义的,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被陈小顺威胁了,也只能忍痛割爱了,他咬咬牙,说:“这好说,都是件小事,我和村委会的其他人研究下,就承包给你了,那另外一件事呢”


“第二件事吗,就是我开电脑店的那个房子还要继续租赁,我要再签订十年的续签合同,这个也没问题吧”陈小顺眼神炯亮地逼视着他。


“这个吗……”村支书看了一眼旁边的王梅,咽口吐沫,说,“也可以答应!”


王梅顿时撅起嘴,不高兴地说道:“你不是答应我在那里开美发店吗你怎么还要和他续签合同”


村支书狠狠地瞪了王梅一眼,呵斥道:“难道你想把我们的事情让你男人知道吗再者说了,我会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地方开店的!”


王梅顿时不吭声了,别说村支书还承诺给她找更好的地方,就是单单封住陈小顺的嘴,她也必须忍耐,她可不想让她男人知道自己偷汉子。


见自己的两个条件都答应了,陈小顺本想问问自己爹的坐牢是不是和村支书有关,但他马上暗骂自己幼稚,就算是真的和村支书有关,他能承认吗这事需要自己去暗自调查的。他想了片刻,才把两个人的衣服扔到床上。


村支书和王梅都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穿完衣服,两个人都急忙下床。村支书看着陈小顺的手里的手机,说道:“你的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了,这回你该把手机里的照片删除了吧”


陈小顺哼了一声,说道:“这里面的照片吗,要等到我把果园个那个房子的承包和租赁的合同签完了,我才可以删除的……这个你懂的!”


“你……”村支书想发火,但忍住了,他眼角的肌肉抽动两下,说道,“那好吧,你要是把这事泄露出去,那什么也别想了……”


 

“你放心吧,我是守信誉的!”陈小顺笑了一声,说。


“好,够爽快。”村支书说完,就拉着王梅就出走了。好像外面的雨此刻已经停了。


临出门的时候,王梅还满眼迷恋地回头望一眼陈小顺帐篷里的大家伙的轮廓。


村支书和王梅刚走,赵小芳就迫不及待地从床下钻出来。她一边用手打扫自己身上的灰土,一边阴沉着脸问陈小顺:“你什么意思啊,我都和你说过我要承包果园了,你竟然和我竞争”


陈小顺心里暗笑,我凭什么不和你竞争但他嘴上却说:“姐,你承包果园,那是毁了这块宝地了!”


“什么意思”赵小芳挑起眉毛看着他。


“你承包后啊,就是要砍掉那些果树,然后种苞米,那有啥价值啊我同学承包就不一样了,他是要搞一个生态园,那是个大产业,创造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大姐,你不要毁了这块宝地好不好”陈小顺说的是真心话。


赵小芳忽闪着长长的眼睫毛,想了一会儿,问道:“我可以入股和你们一起干吗”


“当然可以了,就怕你老公和你公爹都不同意啊!”陈小顺提醒道。


赵小芳又想了一会儿,说道:“你承包可以,但只能是那些有果树的地方,那五十亩已经种苞米的地我还是要承包的,你要答应我,我就不和你争了。”


“好,好,我答应你,只承包那一百亩有果树的地……”陈小顺当然知道,那些已经被她家种苞米的地,她是不会吐出来的,先把这一百亩果树包下来再说。


陈小顺说完就要走。


“你站住!”赵小芳叫住他。


“干啥”陈小顺回头看着他。


“你说干啥你先前在茅房里侮辱我的事情还没解决呢,你的尿都尿到我的嘴里和身上了,你想走就走啊”赵小芳瞪着他。


我去,这不是想讹人吗,根本没尿到她的身上啊但陈小顺也没办法,无奈地说:“姐,你到底让我做啥”


“你还想做啥我要你用舌头把你撒在我身上的脏脏东西舔干净!”赵小芳双手抱胸,眼神儿逼视着他。


“姐,我到底我的尿撒到你身体的哪里了”陈小顺面对这样的火辣辣的女人有点不知所措。


“头上,脸上,嘴里,衣服上都有……”赵小芳毫不隐晦地说。


但既然已经惹祸了,那就要乖乖的按照她的要求息事宁人吧。


他咽了一口吐沫,就来到赵小芳的面前,一把搂住她白皙的脖颈,在她耳边轻语:“姐,你真迷人!”然后就把她的一缕柔发含在嘴里,不但没有嗅到尿的味道,反而浓浓的芳香扑面而来。


浓烈的男人气息冲击着赵小芳,这是一股让她震颤的雄性魅惑,她僵住了。先前在床下她已经被这雄性的气息融化了,担他还是逃脱了,此刻她不甘心什么也没发生就走了……


陈小顺当然不客气,紧紧的搂住她,嘴唇和舌尖在她的秀发,耳边面颊,玉颈上游荡,双手当然也不闲着,摩挲着她的背她的腰。


陈小顺感觉到赵小芳灼热的呼吸,甚至听到她的心跳声,他顿时兽血沸腾。


“你要干什么”忽然赵小芳猛地拉开了他,眼睛更加火辣辣的盯住了他。


“我要舔干净你身上的赃物啊!你不是嘴里都有了吗我要吸出来……”陈小顺瞬间用双唇封住了她的红唇。


 

赵小芳似乎故作骄矜,象征性地挣扎着,她晃着头躲避着他舌尖的侵袭,但陈小顺开始釜底抽薪,双手伸进她的恤那一刻,她的白纱衫已经被掀到了腰部,他灼热的双手在她的后腰和小腹上交叉游动,一路向上进发,她终于彻底放弃了防御。


陈小顺终于把舌伸进她的嘴里,两舌相撞的瞬间,她的身体第一次发出了颤抖,一股津香直入心肺。


陈小顺的双手当然要做该做的,在她的后背摸索着,轻叩她背部胸衣的带子,滑过腰间,突入前胸。她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几乎不易觉察的呻吟。


陈小顺的右手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开她的胸衣后带,胸衣松开那一刻前面的肉团一弹,他的手如愿以偿。


“啊


 

“我咋能不想娶你呢,这不是我家里一直摊事儿,凑不上彩礼吗,我……”


“不要说你的理由了,没用的,我爹说了,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再不把彩礼钱送过来,那就要和你退婚了,你赶紧去借钱吧!”说完,许雅丽就挂断了电话。


“喂,雅丽……”电话里剩嘟嘟的茫音了。


三天自己拿什么凑齐那十万元彩礼为了给母亲治病,他已经欠了二十多万的外债,亲朋好友,该借的地方都借遍了,不该借的地方也都欠着,现在连账主都无法打发,还哪里去借钱


陈小顺站在路边吸了好几支香烟,也没想到借钱的地方。不想了,一切顺其自然吧,谁离开谁都得活着。他咬咬牙,扛起铁楸向屯子走去。


陈小顺刚到家门口,却看见有个身姿婀娜女人正站在自己家门口。这个女人是屯子里的年轻寡妇叫孙丹。也是村支书孟武的小舅子,半年以前,她男人万田在工地打工出事故死了。


这是一个穿着花格外套黑短裙的二十四五岁的中等个头的女人,脚下是一双拖鞋。她身材凹凸有致,白胳膊白腿白净的面庞格外显眼。


陈小顺很吃惊对看着她,问道:“嫂子,你……是在等我”


“嗯哪,我是来找你,刚到你家门口,正好看见你从那边回来……”孙丹燕语莺声地说道,眼神儿羞怯地看着陈小顺。


陈小顺呆愣愣地看着孙丹。她生的容颜娇美,一头乌黑的短发,轻笑时那两个酒窝娇艳妩媚,令人神迷;菱型的樱桃小嘴,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悦耳动听。


陈小顺愣了一会儿,问道:“嫂子,你找我有啥事”


“我是找你给我翻看一下监控录像,我家丢东西了……”孙丹显得很不安,搓着白嫩嫩的小手。


查看监控录像,是陈小顺售后服务的内容。王窝堡屯大半人家的男人都在外打工,家中只有留守妇女,老人和儿童,为了防贼防色狼,很多人家都安装了监控头。屯中几乎所有人家的监控都是陈小顺给安装的,他安装的监控价格低,质量效果好,售后服务又及时,所以他的监控安装的生意很好。


但很多人家安装完了之后,却不知道怎样翻看监控的内容,一旦丢了东西,都是要找陈小顺去给查看。


孙丹家的监控也是陈小顺安装的,来找他翻看监控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但他很好奇她家丢了什么,就问:“嫂子,你家丢了什么”


孙丹的小脸竟然红了,说道:“到我家再告诉你,我的小孩自己在家睡觉,没人看着,一会醒了就麻烦了,快走吧!”


陈小顺当然知道一个婴儿自己在家会有危险的,就急忙跟随孙丹来到她的家里。


孙丹家是传统的里外套间的格局,外间是待客用的,有沙发也有火炕,整个房间里干净整洁。炕上正熟睡着一个婴儿,旁边还有一些婴儿的衣物。


孙丹见自己的孩子还安然无恙地睡在炕上,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把陈小顺让坐到炕沿上。


孙丹脱去花格外套,里面就是一个白背心,成熟女人的妙韵淋漓显现,陈小顺的心里一忽闪。


或许因为天气热,也为了给孩子喂奶方便,她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背心,胸前的两只特饱满的奶子把背心撑起老高,而且,里面没戴乳罩,那两个乳头的尖尖轮廓特别清晰,或许她的奶水很充足,经常有流出,把那尖尖顶着的背心处,有两滩褐色的奶渍的痕迹,而且她背心领口若隐若现的深深的沟沟,简直神秘美妙的让陈小顺的眼睛都掉进去了。陈小顺最痴迷的就是女人的奶子。


而且,原来女人生完孩子之后是这样的动人神韵,他的眼神顿时又直勾勾的了……


“小顺,你很久没来我家了吧”孙丹感觉到了他看着自己身体的眼神,她的脸色绯红。


“啊……是啊,有半年了吧嫂子,你家到底丢了啥东西啊”陈小顺也急忙收回自己贪婪的眼神,急忙进入正题。


“是……我的内裤丢了……”孙丹红着脸,有些难为情地说道。


“啊内裤丢了怎么丢的啊”陈小顺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显得很惊讶。


“当然是晾晒在外面的晾衣绳上……丢的了。”孙丹显得很窘迫。


“怎么会有偷内裤的嫂子,会不会是让风刮走了”陈小顺提醒道。


“昨晚没有风啊,就算有风也刮不走的,我都是用卡子掐住的,再者说了,丢的是两条内裤和一个胸罩,不可能都刮走了的,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我找你来,就是看看监控录像,到底是谁偷走的……”孙丹心里认定就是被偷走的。


陈小顺也仔细想了想,觉得被人偷走的可能性还是有的。常言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还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妇呢。暗地里觊觎她的男人会很多的。


陈小顺也很想知道是谁偷走了她的内裤,就急忙把她家的硬盘录像机拿过来,来到电视机前面,接通到电视机的的插口上,一边开机一边问孙丹:“嫂子,你的内裤是什么时间晾出去的,又是什么时候发现丢的”


孙丹把一把椅子放到陈小顺的后面,一边说:“昨天晚上八点多我洗了晾出去的,今天上午九点我才发现丢了的!”


陈小顺心里有底了,把时间锁定在昨晚八点到今天早九点就可以了。孙丹家的监控是他给安装的,整个院子任何地方都是没死角的,只要有人进了院子,不管到哪个角落,都会被监控到的。


陈小顺打开了硬盘录像机,电视屏幕上开始有了画面,他当然要先查房前的那个摄像头。但这是个慢功夫活,要一点一点的查看。


孙丹也办了一把凳子坐到陈小顺的身边,看着电视屏幕。


时间显示晚上九点刚过,屏幕上一个臃肿的男人的身影出现了,虽然是夜间,但红外线的摄像头效果相当好,陈小顺和孙丹都轻易地认出来这个男人竟然是村支书孟武!难道是村支书把她的内裤偷走了真的是太意外了!


可是,村支书只在窗前听了一会,就神色紧张的溜走了。


之后,又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了,依旧看的很清楚,这个男人是孙丹的小叔子万路。


万路是孙丹死鬼男人的亲弟弟,24岁,虽然长的人模人样的,却是吃喝嫖赌什么都干,娶了个媳妇过门不到一年就和他离婚了,之后就一直光棍一根。


画面上的万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先是蹑足潜踪地来到窗前听了一会儿,便把目光投向晒衣绳上的女人的小衣服上,似乎顿时满眼亮光儿。


万路来到晒衣绳下,伸手把上面的一个小巧黑色蕾丝内裤拿下来,先是用鼻子闻一闻,然后竟然用嘴在内裤的裆部亲了一口。


眼睛盯着屏幕看着的孙丹顿时脸色更加红,嘴里骂着:“流氓!”


而更流氓的事情还在后头,陈小顺和孙丹都瞪大眼睛继续看下去……


万路手里拿着孙丹的小内裤,又来到窗前,听了一会屋里的动静,竟然把裤带解开了,把外裤和内裤齐刷刷的褪下来,露出他那根已经支愣起来的东西。


万路用自己的左手握住自己的那根东西开始上下套弄着,而他的右手拿着孙丹的小内裤举到鼻子前贪婪的闻着,耳朵则是倾听着屋里的动静,脑子里闪着怎样的画面就不得而知了……


后来,随着万路左手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呼吸急促起来,就在最后的那一刻,他急忙把内裤从鼻尖移到下面,一股浊液狂喷到内裤上,然后又用内裤擦了孽物上的液体,便很疲倦的样子提上裤子。


“流氓,不得好死!”看到这里的孙丹嘴里骂着,羞愧难当地捂住脸,竟然呜呜地哭起来……


陈小顺也被画面里的流氓行径刺激的有点血脉喷张。但监控里的流氓行径还没有结束,画面里的万路又有了惊艳的举动……

上一篇:同学让我去他家哪个了1000字|全文    下一篇:女人喜欢被男人㖭:女人喜欢被男人㖭哪个地方     本文链接:http://www.sealsem.com/beiyun/hy/35589.html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 最新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