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当前位置:孕妇网 > 孕期 > 早孕反应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小莹(农村大乱纶f)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2-06-23 作者:lijian22 来源:孕妇网
标签:
华夏是目前拥有最多空天飞龙系列民用航空飞船的国度。据统计目前华夏总计拥有267艘空天飞龙系列客运船,其中四大航司总计拥有202艘,其他65艘则被其他小航司旗下运营。...

     华夏是目前拥有最多空天飞龙系列民用航空飞船的国度。据统计目前华夏总计拥有267艘空天飞龙系列客运船,其中四大航司总计拥有202艘,其他65艘则被其他小航司旗下运营。

    所以华夏目前也是唯一国内线路都开辟了飞船专线的国家。目前华夏民用空天船舶制造有限公司总计对外也仅交付了320艘空天飞龙系列的航空飞船,所以目前国外仅仅只有53艘,用来飞国际线路还不太够,自然没可能去开辟国内线路。当然即便是国际线路也是优先用于超过三千公里的长线路。        

    当然就目前来说,华夏国内的飞船线路也不算多。不过几大基础实验室所在的城市以及为实验室建设的产业链所在城市大都已经开通了飞船的航线。这也算是内部福利,实验室里的科学家们经常会要在几个城市之间飞来飞去,坐飞船自然要比飞机舒服一大截。

    就比如这次程晓路跟朱旭东的航程总计也只需要两小时。

    这两小时在船上可以选择看电影,又或者去电玩城打打电动。现在航司还推出了飞船上虚拟网店的服务。就是在飞船上提供了十多个专门的房间,里面有专门的设备直接跟多家高档品牌厂商合作,只要消费达到一定数额,不但本次航行能享受到单间的商务舱服务,还能获得一次免费续航的优惠。

    这次挑明了关系的两人选择了去飞船上私人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电影结束,飞船也准备降落,时间安排得刚刚好。

    下了飞船,船坞出口已经有人举着牌子等着迎接两人。

    “你好,我们就是青山研究中心的朱旭东跟程晓路。”

    “朱博士,程博士,你们好,我是华西基地的外勤人员孙长礼,这次是受宁院士的委托来迎接你们,欢迎两位博士来华西生产基地指导工作。”

    “孙哥好,对了,宁院士今天有时间吗?”听到宁为的名字,朱旭东立刻忍不住问道。

    “哦,宁院士今天可能没空。有一位外国友人史密斯教授受邀前来观礼,据说是宁院士的老朋友了,今天下午宁院士可能要陪着史密斯教授参观华夏基地。不过不要紧,明天的升空仪式之后,宁院士专门安排了大家在夸父号上见面,朱博士到时候肯定有机会跟宁院士聊上几句的。”孙长礼微笑着说道。

    “那行,谢谢孙哥了。”

    “走吧,我们上去,让司机把车开到出发层。”

    ……

    华西航空飞船生产基地。

    被无数人心心念念的宁为正在跟史密斯在生产基地内散着步。

    说是参观,那是开玩笑的。从数学研究转到哲学研究的史密斯·弗朗特对那些外观粗犷内部精密的工业机械其实没什么兴趣。更别提无人工厂是很无趣的,有这个时间他更喜欢跟宁为聊一些有的没的……

    比如未来宇宙时代人类社会模式的思考。这种探讨显然比去参观机器要有趣的多。

    当然类似的命题还有很多,比如宇宙的奥义,文明的意义,地球人的使命等等。看似这些命题毫无意义,但其实这方面的研究也许对未来的人类相处是真的有借鉴意义。

    毕竟当人类真的能突破地球的桎梏,地球文明之花开始在宇宙内开枝散叶,那么每向前走一步都如同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任何借鉴。

    尤其是不同的星球环境跟生存条件,肯定会诞生不同的思想跟新的文化,这些思想跟文化可能交融,可能冲突。尤其是在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很容易会引发人类文明内部的争端,甚至是星际战争。

    当然这些肯定是几百甚至数千年之后的事情了。只是史密斯喜欢聊这些东西,宁为便也只能陪着。谁让对方是客人呢。

    “宁,十年前我没想到你做到现在这种地步,甚至现在我都不敢相信现在所看到一切。不管是和平号还是现在的夸父号。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你似乎破译了这个宇宙的代码。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是不是真实存在的。这就像是一个游戏,伴随着服务器的扩容,不停优化着。”

    “哈哈,史密斯你要这么说的话,那现在咱们这个服务器肯定是升级了最新的三月系统。”

    “当然,的确是有这种可能,也许是神灵换了一种管理模式。”

    两人相视一笑。

    “好了,史密斯,我发现你的思考走进误区了。我依然认为一位合格的哲学家,首先得是唯物主义者。理论上说神灵并不存在,如果有最多也就是不同种类的智慧生命而已。如果我是你,到是可以想象一下,未来人类文明是否会被其他文明当成神灵。这是很有可能。毕竟智慧生命演化需要太长久的时间,而我们的宇宙还处于初生期。”

    宁为摇着头说道。

    “那如果是跨宇宙的文明交流呢?要知道,可验证的神学其实就是哲学。只是很遗憾现在的神学大都是不可验证的。”史密斯想了想,然后问道。

    这个问题让宁为颇有兴趣的看向这位虽然交流不多,但神交已久的科学家。有些意外,这家伙竟然能看得这么真切。

    宁为挺喜欢眼前这个美国人,因为他觉得这位史密斯教授是真的具备许多好来坞电影中主角的性格,豁达而又相信正义。用华夏的话说就是不但三观极正,而且还很勇敢。有国际主义者的倾向。所以两人私交不错。

    “那就真的厉害了,不瞒你说跨宇宙的文明交流正是我想做的事情。也许夸父号就承担了这一重任。”宁为用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语气说道。

    史密斯皱着眉头问道:“不是吧?难道夸父号具备长时间在尺短空间航行的能力?即便夸父号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如何确定跨宇宙的坐标?就算能确定坐标,一只人类是不可能在超时空环境下长期保持清醒的,谁来确定坐标?难道真的把生命交给所谓的人工智能?”

    宁为笑得更开心了:“为什么不可以呢?夸父号其实已经具备在尺短空间内航行的能力。明天是正式升空没错,但其实夸父号已经有过许多的测试。不过这些测试结果属于机密,今天不方便讨论。不过今天到是可以跟你透露一些第一手的情报。我们已经能确定宇宙外类地文明是切实存在的,甚至可能比我们的文明要更加先进。”

    听到宁为这句话,史密斯彻底愣住了,甚至顿住了脚步,扭过头瞠目结舌的看着宁为,随后很认真的问道:“天啊,宁,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肯定是玩笑对不对?”

    “哈哈,当然不是,史密斯。你应该了解我,肯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不过任何其他场合,我都不会承认跟你说过这些。我单纯的只是不想瞒着你而已。但如果这个情报能为你构建自己的哲学思想提供什么新思路,我会感觉到非常荣幸,也不介意你在最新的哲学研究中属上我的名字。当然,未来我依然不会承认今天跟你说的这些。”

    宁为大笑着说道。

    正如刚刚说的那样,他是真不介意跟史密斯透露这些。只要他不承认,哪怕眼前这位学者到处宣扬,相信的人也不会太多。不过相不相信其实都不重要了,因为这件事情他已经下定决心了要去做。

    “好吧,你赢了!可惜了,见你之前,你们的人竟然不没收了我身上所有的电子设备,不然我一定会要你再说一遍,把这些话都给录下来。来自于另一个宇宙的同源文明,好吧,你的意思是现在你们的物理基础实验室已经掌握了多元宇宙之间的通信方法吗?”史密斯摇着头问道。

    宁为含笑不语。

    史密斯皱着眉头,字斟句酌的说道:“让我想想,我看过一篇论文,讲述的是跨宇宙的交流可能依赖于能量跟信息交换的弱耦合。如果使用标准量子光学设备,单个离子会被陷入离子陷阱和周围环境隔离。”

    “这时候再把两个单独的离子拿到另外一个系统里可以进行量子力学的测量,结果就能创造两个平行世界。根据结果,离子应该只在其中一个与周围环境互动的离子刺激之下才会活跃起来。所以如果另一个离子在同时被激发就能证明多元世界的存在,甚至能够进行低频的信息交流。大概是这样的,但具体细节我记不太清了。”

    “如果你没在开玩笑,这说明你们已经掌握了多元宇宙之间低频信息交流的方法,甚至得到了回应。从哲学上说这证明了所谓时间并不是一条直线,而是可以回朔的。如果世界有无数分支,意味着所有生物的存在都留有烙印,也许死亡并不是终点,恰好相反只是一场长眠。”

    “也许在某个时间段,所有逝去的人眼睛终将再次睁开。只是意识长久的寂灭让这些烙印不在记得上一个清醒的周期所有的一切。最多只剩下一些残存的印象,于是每个人都要再次去适应一个新的世界,通过学习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律。天啊,没有恒定的规律,所有只是表象。”

    刚刚得到的信息明显让这位哲学家的大脑有些宕机了。毕竟宁为随口说出的情报虽然简单,但却包含了太大的信息量,让这位曾经的数学家一时间想的太多。

    “史密斯,不要想那么多。如果是我,只需要研究无限的概念。任何无限大的概念,都包含了无限种可能。其中当然也包括了生命的存在形式。理论上只要被我们所证明的自然法则所允许的可能性,都可能在发生着。但这并不是生命的意义。如果真要从哲学的层面上思考,我认为生命就是去做该做的事情。”

    宁为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所以你打算乘坐夸父号,去寻找另一个宇宙的文明?”史密斯皱着眉头,看向宁为问道。

    “如果有这种机会,为什么不呢?”宁为笑了笑,开口道。

    “但你有家庭,宁。你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夫人,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像你这样的人,不适合进行这种冒险。”史密斯摇头晃脑的说道。

    听了这话,宁为沉默了。

    的确,这是他最无法割舍的。

    除了爱人跟孩子,他还有依然健在的老宁跟老妈。而属于他的远航,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冒险。即便是来自于一个远远超过他们的文明在生物电脑中留存的关于这一领域的信息依然少的可怜。

    大都也还只是在试验进程。甚至整个科技之锤计划也是一场赌局而已,不过运气不错,赌赢了。但数据还是太少了,三月也只能用仅有的这些数据进行模拟,说实话能平安过去再平安返回的概率并不高。

    但怎么说呢,每每看到三月播放视频中那一幕幕,都让宁为有种迫切感。如果考虑的太多,也许便没了勇气。有些授予不可辜负,有些恩情,必须得报。

    想想看吧,以这个世界某些人的尿性,如果没有超越一个时代的震慑,也许那个宇宙的文明所经历的一切也可能在这个世界重演。

    不管对于任何文明而言,和平从来都是最为宝贵的财富,没有之一。所以这一趟行程不管多危险,他都得去。

    当然他不能这么回答史密斯……

    “史密斯,科学要进步,总是得有人为之牺牲的。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且即便我不在了,还有三月帮我照顾着他们。”

    这话说得大义泯然,也让史密斯为之动容。

    “宁……”

    “嗯?”

    “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其实我比你更适合做出牺牲?你知道的,我父母已经去天国很久了,更重要的是,我还是个快乐的单身汉,没有任何牵绊。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放心,这趟旅程如果多一个人也许你不会那么孤单。我们之间交流的很愉快。西方有句谚语,两个人可以把道路放到嘴里。你觉得呢?”

    “哈哈,史密斯,别开玩笑。而且三月同样会在夸父号上,我肯定不缺人聊天。”

    “宁,我是认真的!非常认真,就像你说的,我曾经也可以算半个启蒙导师。你真不愿意跟自己的启蒙导师一起踏上征程吗?”

上一篇:今日怀远鸡蛋价格*怀远方言    下一篇:返回列表    本文链接:http://www.sealsem.com/yunqi/fy/72133.html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 最新评论
热门文章